首页 -杭博展览 - 当前展览 - 详细
当前展览
知白守黑:磁州窑白地黑花瓷器的演进
时间:2020-11-09 点击率:816

                                             

     2020年11月7日,《知白守黑:磁州窑白地黑花瓷器的演进》特展在杭州博物馆南馆二楼临展厅拉开帷幕。

     本次展览作为第五届“两宋论坛”的重要活动,由杭州博物馆与磁州窑博物馆共同承办,向广大观众展示磁州窑精品瓷器近80件。

     展览以磁州窑制瓷工艺发展为主线,分为“匠心独运”“化境黑白”“枕中记”三个章节,将白地黑花瓷器工艺的发展、成熟历程娓娓道来。让广大观众在黑与白的磁州窑装饰艺术中,更加全面地认知和理解北方民窑磁州窑的风貌与特色,感受宋元时期民间朴素率真的审美取向和生活态度,开启一场跨越千年的古今对话。

     宋代是中国陶瓷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空前发展的重要时期,随着五代十国分裂割据结束,社会、经济、文化重新繁荣,制瓷业也达到了新的高峰——瓷窑遍及南北各地,名窑迭出,为世所珍,独具特色的瓷器品种大量涌现,各领风骚。在百花齐放的南北瓷窑体系中,北方磁州窑可谓一朵奇葩,它自北朝创始,历经隋唐,与其他瓷窑长期交融影响,博采众长,以粗犷、豪放、洒脱的装饰工艺,独树一帜,并在宋金元时期达到鼎盛,绵延不断。

在磁州窑丰富多样的装饰工艺中,白地黑花(又称“白釉釉下黑彩”)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种。展厅内的第一件文物金代白地黑花栀子花纹梅瓶即是白地黑花工艺的典型器物,其制作工艺是先在器身施满白色化妆土,再用黑彩绘画缠枝栀子纹,外施透明釉,梅瓶纹饰构图简练,笔画神采飞扬,体现了磁州窑生动的装饰风格,是磁州窑白地黑花瓷器精品。

       除了白地黑花工艺外,北宋磁州窑剔黑留白划牡丹纹叶形枕则体现了另一种黑白花工艺。枕面采用剔黑留白划花技法,在器坯上先施化妆土,再施黑彩,然后用竹木类工具划出牡丹花纹饰,并剔除纹饰内的黑彩至化妆土层,最后罩透明釉入窑烧制。此枕剔划花技法犀利流畅,釉黑如漆,黑、白的鲜明对比,纹饰中浓郁的乡土气息与市井风情,通过刻、划、剔等技法,跃然瓷上,是北宋磁州窑白地黑花的典型作品。

      本次展览的第三单元“枕中记”展出了磁州窑中最具特色的产品——瓷枕,其中有一方北宋白地珍珠地“福德枕壹隻”叶形枕,枕面采用珍珠地划花装饰,并双钩文字“福德枕壹隻”(福德枕一只),此枕出土于磁州观台窑北宋中期地层,是迄今发现的宋代磁州窑瓷枕中较早的文字枕。文字与纹样中浓郁的乡土气息与市井风情,成为我们了解当时社会生活的重要实物资料。

      磁州窑白地黑花瓷器突出反映了宋元时期的民俗文化和社会风貌,使瓷器超越了艺术性的范畴,成为了深厚民间文化和质朴自由情感共同的载体,为中国陶瓷发展史创造了新的语境。

 

重点器物:

1.金代白地黑花栀子花纹梅瓶

瓶唇口,短颈,溜肩,上部丰满,腹下渐敛,宽圈足。瓶身以白地黑花为饰,腹部绘缠枝栀子花卉纹。外施透明釉。此瓶纹饰构图简练,栀子花卉笔画神采飞扬,体现了磁州窑生动的装饰风格,是磁州窑白地黑花瓷器精品。

 

                                                               

2.北宋剔黑留白划牡丹纹叶形枕

枕面叶形,墩座为规整的五边形。枕面采用剔黑留白划花技法,在器坯上先施化妆土,再施黑釉,用竹木类工具划出牡丹花纹饰,剔除纹饰内的黑釉至化妆土层,最后罩透明釉入窑烧制。黑色深沉,白花鲜明,黑白色彩对比强烈,突出了主题花纹。此枕剔划花技法犀利流畅,釉黑如漆,是北宋磁州窑白地黑花的典型作品。

 

                                                      

3.宋白地 篦划 牡丹纹盆

篦划纹有栉齿纹、篦线纹、梳篦地划花等多种别称,还俗称为 “竹丝刷纹”,是用竹质或骨制篦状刀具,在瓷胚上刻画出细密平(或弧)行复线条纹。磁州窑瓷器上运用的篦划纹主要出现在碗、盘、碟、盆、瓷枕等瓷器上,且以白地篦划花为主。这件白地篦划牡丹纹盆上的篦划花图案作为辅助纹样,装饰在牡丹花的周边,起到烘托主题的作用。

                                                       

 

4.金代白地黑花划花长颈瓶

白地黑花中的绘划花是宋末金初较为盛行的装饰艺术。在黑彩上,用工具刻划出筋脉,即突出了纹饰的立体感,也减少了工艺程序,从而提高产量。此件长颈瓶,叶脉筋纹刻划有力,线条流畅,是磁州窑白地绘划花工艺的典型作品。

 

   

5.金代白地黑花婴戏纹罐

此婴戏纹罐描绘了一位手持荷花,倚靠在一件白地黑花瓷器上的婴童形象。从题材上看,婴戏纹表现了宋金时期儿童的多彩生活,如儿童与动植物一起的情景或儿童参与体育和游戏时的可爱姿态。从画面细节看,宋代瓷器上所绘儿童的头皆比较大,面容和身材较为丰满;金代器物上儿童的头比例缩小,身材偏瘦且较为匀称,儿童活动题材增多,画面的流动感也增强。

 

   

6.元白地墨书“仁和馆”四系瓶

四系瓶是元代北方瓷窑中较为常见的一类器物,造型古朴挺拔,颇具北方粗犷、豪放之气韵。器物上半部施白釉,下半部施黑褐釉,在肩部白釉部分进行书写,装饰效果突出,别具一格。元代的白地黑花四系瓶有不少书写文字的。其中“仁和馆”四系瓶是元代磁州窑为酒馆、酒楼烧制的酒瓶。

 

7.北宋白地 珍珠地“福德枕壹隻”叶形枕

此枕胎色灰白,胎质坚硬,白釉泛青灰,枕面采用珍珠地划花装饰,并双钩文字“福德枕壹隻”,文字的轮廓线内填赭褐色彩,此枕出土于观台窑二期前段地层,约为北宋中期,是迄今发现的宋代磁州窑瓷枕中较早的文字枕。

 

8.金代白地黑花“喜鹊登枝”纹腰圆形枕

此瓷枕采取白地黑花绘画工艺,以极其简洁的笔法突出表现喜鹊栖息于枝头的吉祥寓意。图中的喜鹊机警而矫健,栩栩如生又神采奕奕,停立在枝头回首顾盼。喜鹊常作为民间表示“吉祥”“喜事”的美好寓意,深得百姓喜爱。

 

  

地址:杭州粮道山18号 邮编:310002号 电话:0571-87802660 邮箱: Info@hzmuseum.com
Copyright ©2013 杭州博物馆版权所有 浙ICP备1301277  网站建设翰臣科技